首頁

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

課綱微調前的預言與告白(吳俊瑩)

謝大寧,佛光大學教授,但現在他最被外界所認識的頭銜是課綱「檢核小組」成員兼國文領域的召集人。他的手也伸進歷史課綱的微調之中,這不是新聞。但在2013年8月,也就是約莫「微調」課綱公布半年前,他已經「精準預言」了當今課綱「微調」的部分方向,這倒是讓我眼睛為之一亮!這些內容都登載在《海峽評論》272期,篇名叫〈在中華民國的治下不准談中華文化主體?〉(http://www.haixiainfo.com.tw/272-8868.html)的文章中。

我把他文章提到的內容,與蔣偉寧公告課綱相合的部分,做成以下這張對照表:


謝大寧在文章中不時顯現他對現行課綱深刻而痛苦的體認,原因在於他參與了高中歷史教科書寫作。他自道負責教科書「整個敘寫的邏輯」,而且懷抱著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情」,在現行課綱的框架中,他要「改變其敘寫脈絡」。上面我所整理的對照表,便是他的示範與自我告白。

謝在文末的附記也說,因為馬總統的關係,「也許我們終於可以通過審查了」。是的,他們所編寫的教科書在蔣偉寧任內的2013年7月29日通過審定(高審字第0897號)


由史記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,在《歷史》第一冊的版權頁上,謝大寧列名「編纂委員暨顧問委員會」名單。


在〈在中華民國的治下不准談中華文化主體?〉的最後,謝大寧寫了一句當時的「圈外人」可能摸不著頭緒的話,他說:「當然,歷史教科書問題源頭還在課綱,但這問題真能解決嗎?讓我們拭目以待吧!」。噢!現在我終於懂了,最近同樣是檢核小組成員的吳連賞說「檢核小組從去年(2013)八、九月就開始運作了」(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4/new/feb/11/today-fo8.htm),跟文章發表時間剛好對上了,你即將或已經就是檢核小組成員,才會要我們「拭目以待」,不是嗎?文章最後還用「驚歎號」結尾,應該是胸有成竹吧!

喔喔!所以你在擔任檢核小組成員前後,曾替出版社擘畫歷史教科書的書寫方向,後來又以教育部檢核小組成員之姿,共同參與課綱「微調」作業。這樣好嗎?

(作者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)
出處:吳俊瑩臉書網誌(2014.02.26)

1 則留言:

  1. 我想請教您善化陳鴻鳴祭祀公業的問題,可以嗎?

    回覆刪除

歡迎大家迴響暢談;請相互尊重,勿攻擊、謾罵。回應時請至少選擇「名稱/網址」身份(可只填寫名稱、網址留白)。